卟要卟要 作品

88必发娱乐官网

    正当少林的渡善大师带着门下弟子欲离开苗疆回少林之时,却见蛊王大会周围突然出现了一群服饰怪异的异族人,那些异族人大多满脸胡须,长得五大三粗,棕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和中原人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如果只是这群色目人突然出现,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加让人耐人寻味的,是这群色目人大多手持火器,而且将整个蛊王大会的会场给团团围在了一起。

    另一边,正和文星魂激战正酣的东瀛忍者们似乎也发现了这突然间的变故,众人纷纷侧目去看突然出现的色目人,而到了此时,已经有十多个东瀛忍者已经死在文星魂的手上。

    而另一边,在二十四剑和莫家姐妹以及杨天心,木瓦郡主的奋力拼搏之下,也已经杀死了七八个东瀛忍者,不过那些东瀛忍者却似乎并未把二十四剑等人当一回事儿,而是重点放在围攻文星魂上。

    “住手!”

    一句生硬的中原话从远处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却见那是个十一二岁的异族少女,那少女金发碧眼,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衣服已经有些凌乱的文星魂。

    突然,那少女冲着文星魂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随着少女下跪,她身后手握火器的色目人全都跪倒在文星魂面前。

    “教主,属下救驾来迟,还请教主责罚!”

    教主?

    她居然叫文星魂教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光是那群东瀛人,就是在场的其他门派以及二十四剑,也全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跪在文星魂面前的异族少女。

    “起来吧,还不算晚,最起码本尊还没被这群怪物打死!”

    “谢教主!”

    旋即,异族少女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旋即命令身后手执火器的大汉们将那一群东瀛忍者们团团围住。

    “文星魂,你,你竟然跟我玩阴的!”

    见此情形,南宫无邪满脸青筋暴露,一双恶毒的眼睛死死盯着文星魂一脸的不甘心。

    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显然不是,就在那群色目人把东瀛忍者们全部围住的时候,再次从不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女子爽朗的声音。

    “禀报神尊,爱育黎拔力八达已经被风旗主抓获,同时,偷袭九天绝伦宫和峨眉武当两大派的朝廷人马也已经被郭旗主,花旗主带人全部剿灭!”

    二十四剑和莫家姐妹循声望去,来人居然是已经被文星魂派人送回大都的哥舒雨寒。

    文星魂却像是早就料到了现在的一切,他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只是踏着自信的步伐走向了哥舒雨寒,一边走一边对哥舒雨寒说到。

    “殷天正和韦一笑回来了吗?”

    “义父!”

    “师父!”

    两个青年清爽的声音从哥舒雨寒身后传来,众人这才发现站在哥舒雨寒身后不远处的两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见到殷天正和韦一笑,文星魂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旋即他便对那二人缓缓说到。

    “东西都带来了吗?”

    韦一笑当先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两本经书和几块月牙形的玉佩,殷天正也同时从怀中掏出了几块月牙形的玉佩。

    “全部拿来了!”

    文星魂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便一伸手,数块月牙玉佩和两本经书竟就那样凌空飞到了他的手中,一手握着两本经书,一手握着八块玉佩,文星魂环视在场四周,口中低吟一声。

    “是时候让天下人知道事实的真相了!”

    事实的真相?什么真相,他不是已经把南宫无邪,李长峰,石元以及黯夜**谷的所有阴谋全都揭开了吗?还有什么秘密?

    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文星魂手上的两本经书身上,梵天太玄经,这是所有人此刻心中所想,可是南宫无邪,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淡定下来,这两本经书他多么熟悉,曾经被那几个西域女杀手给他带回来让他彻夜研究,可最后,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那两本假的经书是你故意给我的,对不对?文星魂,你好阴险!”

    直到此时,南宫无邪才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可文星魂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目光转移到了李长峰的身上。

    “师父,这就是你苦苦寻找的梵天太玄经,没想到吧,其实这两本经书并不是什么绝世武功秘籍,而是在这两本经书中隐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李长峰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文星魂手中的梵天经和太玄经,那两本经书,他曾经也竭力研究了许久,可最终同样什么也没有得到。

    “这怎么可能,文星魂,别以为你找来了这群色目人便可以扭转乾坤,就算你把皇帝给抓了,你可知道我想要的与你所做的丝毫都没有关系!”

    听了李长峰的话,文星魂不禁一声叹息,他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李长峰,眼中充满了不屑与淡漠。

    “你说的是你的得意弟子空灵道人吗?你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不远处,一个面色沧桑的老人看着场上的一切,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目光定定的落在文星魂的身上,此刻,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当然,除了文星魂。

    “不错,当初我研究这两本经书许久却始终无法参透其中的秘密,最后我便把这两本经书交给了我的弟子空灵道人,可是他居然从这经书中学到了绝世武功,那便是梵天太玄经,我曾亲眼见到他使出梵天太玄功轻易打败几个当世的绝顶高手!”

    “哈哈哈哈……”

    听了李长峰的话,文星魂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摇头,然后才看着李长峰不紧不慢的对他说到。

    “如果我告诉你所谓的空灵道人其实就是我的父亲文道生,你会觉得很很意外吗?”

    “什么?”

    文星魂这一句话,可正所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空灵道人就是文天祥之子文道生?可文道生不是在当年的战乱中就染病死了吗?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