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天葫芦 作品

88必发娱乐官网

    ()        被木子毅嘲笑的锋尚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手指着古月松道:“大叔,你听好了,我锋尚,一定会在你这里夺得一个你意想不到的好名次!”

    就在锋尚放出大话的时候,一阵掌声传来过来,众人回头去看,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白夜的祁门红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除了美艳的白新予之外,还跟着两个面生的家伙,一个蓝色寸头的大汉,肩上扛着一把一人高的大刀,两尺长的刀柄之外全是刀刃,在刀背的正中央还有一个可供第二只手抓握的把手,光是从外形上来看,这把刀的分量不轻。另一个则是头发遮住了眼睛,让人看不出他究竟注意的是哪里,不过最惹人注意的是他那对宽大的袖子,总让人觉得里面暗藏玄机。

    “有志气,我很看好你,希望我们能在比赛中相遇,我一定好好关照你!”祁门红的语气中充满了讽刺。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还不等锋尚说话,罗云便先站了出来,道:“白夜,我们之间的私事还多这呢!”

    祁门红笑道:“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和你们谈私事,我们是来参加比赛的,有什么事情我们赛场上再说。”说完准备转身离去,突然又回头对古月松道:“对了,古大师,在比赛杀掉对方可不为过吧!”

    古月松刚才的笑脸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平心静气的回答:“不错,在比赛中失手杀死对方并不犯规!”

    这次祁门红对着锋尚他们露出了邪恶的嘴脸道:“你们可千万不要碰到我们,不然一定好好照顾你们!”

    面对祁门红的威胁,四人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害怕,木子毅朝他做了一个鬼脸道:“我等着你,到时候别跪在地上叫姥爷!”祁门红他们走了之后,木子毅才问任萧他们:“这个人是谁呀?看样子你们交过手?”罗云看着祁门红离去的背影道:“他可是一个不比钟离延差的剑客!大家都要小心了,万一遇到他们实在不行就弃权。”

    “弃权?这两个字不像是从你罗云口中说出来的词呀!”又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高处传了过来,任萧他们惊喜的抬头看去,果然是再熟悉不过的人。

    钟离延背着两把剑站在围墙上风度翩翩。古月松看到他之后脸上又挂上了笑容,道:“呦,小延,你来了,这次是冲着冠军来的吧!”钟离延从围墙上跳了下来,道:“风莫吹不在了,诸葛青衣被冰封,我对冠军丝毫不感兴趣,我是跟着他们来的!”说完眼睛瞟向了门口。一行三个人走进了大门,他们三个忍者打扮的人一下就吸引了锋尚的注意力。

    “是他们?我在都城外面遇到的那群人吗?”锋尚问道。钟离延点了点头,道:“据我们的调查,那些忍者是天蚕派培养出来的,非常擅长暗杀。我们眼前这个就是那群忍者的首领,他的实力恐怕比我要厉害。”罗云听得出钟离延是在谦虚,但这并不符合爱开玩笑的钟离延的性格,看来这个忍者的实力让钟离延也觉得有些棘手。

    “你怕他我可不怕,我还很想和他过过招呢!”从钟离延的背后走出来了另一位都城禁卫的成员,闫格手上把玩着一把飞刀说道:“早就听说他们忍者的手里剑百发百中,我一定要会会这些所谓的忍者。”

    “不是我贬低你,闫格,上次你可是连唐门的人都没打赢,想要胜这些忍者恐怕有些难度。”古月松对这些曾经参加过比赛的人都非常了解,特别是都城禁卫这些人。“对了,其他人还有谁来了?”古月松问道。

    “除了我们两个之外还有景智和董不平。”闫格上前对古月松施礼回答道。

    “两个没名气的小鬼,你们都城禁卫今年怎么就派了这么点人来了,是不是瞧不起我了。”古月松有些不高兴,完场都城禁卫可是大大小小有名有姓的都会前来捧个场,没想到今年就只派了四个人前来。闫格急忙解释道:“前辈误会了,只是现在情况特殊,所以只有我们四个前来,还请前辈不要误会。”古月松严肃的黑脸突然大笑起来,道:“哈哈哈,我开玩笑呢!你们都城禁卫能来就已经是给我最大的面子了。”

    “古大师,还请移步后堂!”王十三见几个人在院子里已经待了够长的时间,便示意大家可以先去后堂休息休息。古月松拉着任萧的手道:“对对对,我们快先去坐下,站在这里显得太突兀了。”

    在古月松的带领下,任萧和钟离延他们来到了位于院子后面的房间内,大厅的正中央摆着一个排位,上面写着“祖师爷冶班之灵位”靠在冶班灵位左下方,还有一个小一点的灵位,上面写着“尊师扈瀚之灵位”。

    任萧看到冶班的灵位后,想起了之前有人说过冶班和他的师父被逐出冶班的师门,怎么这古月松还供的是冶班。便低声问木子毅,却不小心被古月松本人听到。古大师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