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瓜 作品

88必发娱乐官网

    ()        时又安脸色苍白,皱着眉头站起身来,扶着胸口干呕了几声。

    实在是太臭了。

    她刚准备离开壕沟,便感觉有什么东西攀附上她的小腿,膝盖感到针刺一样的疼痛,紧接着传来酸麻感,两条腿忽然之间不听使唤,时又安身子一歪,朝着壕沟摔去。

    原来不过薄薄的一层死水,在时又安摔倒之后,竟是形成一股巨浪,挟裹住时又安,拉着她往下沉去。

    时又安周身浮现一个气泡,把她安全的护在里面。

    不但隔绝掉了腥臭的死水,还隔绝掉了她身上的气息。

    莫齐问她:“你没事吧?”

    时又安给自己用了个净水咒,把一身脏污清洗干净,或许是她心理作用,她依然觉得自己身上臭臭的。她连着使用了几次净水咒,最后两次还把鲜花的香气融合进去,这才勉强觉得自己好受一些。

    莫齐看的哭笑不得。

    不过,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冷冰冰的时又安,看起来多了几分人气。

    她也笑也怒也嗔也怪,可莫齐能感觉到,时又安对一切都从不入心。见陈月梅也是,时又安确实是意难平不甘心,可见了之后呢,感觉也不过如此,她一个转眼就能把一切抛出脑后。

    莫齐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时又安应该更有人气一些。最好和她十几岁似的,一颦一笑一喜一忧都能从脸上看出来,那样真的挺好。

    时又安斜了他一眼,他怎么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她说,“你觉得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怪不得被时家人骗走妖身,怪不得魂魄几乎被人吞食。

    莫齐还不知道自己被鄙视了,如果知道了,他得庆幸,自己并没有把当年的全部真相告诉时又安。

    周围黑漆漆的,只余下他们这一点光亮。

    时又安环顾四周,盘算着该怎么突围。秘地被隐藏了两千多年,一重又一重的禁制和阵法加诸在上面,她应该再准备准备再来闯关。说来说去还是她大意了,外面魔气侵蚀,她嘴上说着不在意,可还是想早些把莫齐放出去。

    此时,时越和时长林等人聚集在一起,他们研究着这只假的左眼,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就会裂开了呢。

    几万年的大妖,更何况还是九尾天狐的品类,它的身体哪怕是一个指甲都是无坚不摧的存在,一双妖眼更是不可多得的存在,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裂开。

    时长林说:“上次时又宁被妖力侵蚀,我去检查的时候,隐约感觉眼上有一丝细小的纹路。”

    可他当时没在意。

    凭借他们的修为,根本无法修补这只眼睛,也查探不出它到底为什么裂开。现在唯有一个办法……

    “祖宗留下的东西绝对不能在我们身上断送。”时越拍板下了结论。

    时长林没说什么。

    倒是时长海颇有些不赞同:“刚才有人试图闯秘地,虽然被嗜人沟吞噬了,但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同伙。万一他们趁着这个机会……”

    每年都会有人试图打探时家的秘密,作为一个屹立两千多年不倒的家族,自然会让别的人嫉妒眼红,不过很多人都不得其门而入,只在外面徘徊不前,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真真切切发现这处最核心的所在。

    不能不让人介怀。

    时越作为时家最权威、最老的存在,自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