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东禾 作品

88必发娱乐官网

    “伯爵大人,您娶了我吧。”

    叶菲米亚看着希什曼的脸颊,说道:“基辅罗斯虽然已经灭亡了,但是它的人民还在,您以后一旦北上与库曼人开战,我的基辅罗斯的人民会帮助您的。”

    希什曼也看着叶菲米亚,这个女人知道用感情是无法说服自己的,只有用利益才能让自己动心。

    “那我为什么不娶长公主安娜呢?未来可能整个拜占庭都是我的。”

    “拜占庭太庞大了,康斯坦察吃不下的。”

    叶菲米亚说道:“您娶了我,佩切涅格人不会再反叛,基辅罗斯的人民也会忠于您,对以后康斯坦察北上很有好处。”

    希什曼问道:“谁告诉你康斯坦察准备北上了?”

    “不北上吗?”

    叶菲米亚奇怪道:“那您为什么要对佩切涅格人动手?这给康斯坦察带不来什么利益。”

    “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叶菲米亚小姐,所以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希什曼保持着微笑,说道:“现在你的任务,就是老老实实呆在母马横幅酒馆,把肚子里的孩子安全地生下来。”

    “我会的,伯爵大人。”

    叶菲米亚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那我可以做您的情人吗?”

    “不要试图利用我为你复国,叶菲米亚小姐,我对北方那片贫瘠的草原没有兴趣,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希什曼眯起眼睛道:“今天到场的贵族有很多,与其跟我耗时间,还不如在那些人里面找一找,看看有没有愿意为了你,去跟库曼人开战的傻子。”

    “我明白了。”

    在被希什曼严词拒绝之后,叶菲米亚明显情绪低落了下去,舞步也没有之前灵动了,草草地跳完了一曲,向希什曼行了一礼便离开了舞池,消失在了人群中。

    这本来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但叶菲米亚的行为,也使得那些贵族小姐们胆子大了起来,觉得那个凶恶的尤朵拉也没什么好怕的,于是纷纷来到希什曼面前,等待着伯爵大人共舞一曲的邀请。

    希什曼又想求助于尤朵拉,却发现尤朵拉被一群贵族男性围着,根本过不来。

    这些贵族小姐,还真是有些手段的,知道请求那些男士挨个邀请尤朵拉跳舞,直接把她跟伯爵大人分开。

    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希什曼幸好早有安排,只见安德烈队长手里拿着几个礼物盒子,走到希什曼身边,故意大声说道:“伯爵大人,给鲍西娅小姐,以及两位总督大人的礼物准备好了!”

    嗯!不愧是安德烈,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

    希什曼也故意大声道:“好吧,跟着我,现在就给他们送过去。”

    众贵族小姐非常恼怒地瞪着安德烈,但安德烈那可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是个脸皮比希什曼还厚的家伙,哪里会在意这些。

    无奈,贵族小姐们只能悻悻地让开一条路,把希什曼放出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包围圈。

    威尼斯和热那亚的总督,还有鲍西娅,听到了希什曼的话,早就在一起等着了,此时见到希什曼过来,都欣然迎了上去。

    “两位总督大人,鲍西娅小姐。”

    希什曼从安德烈手中接过礼物盒,说道:“让你们久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下面的人刚刚才把礼物送过来。”

    威尼斯总督是个白胡子的老头,按希什曼的说法,跟高中课本上那张恩格斯的画像长得一模一样。

    只见这白胡子老头上来给了希什曼一个熊抱,大笑道:“希什曼先生,您来参加鲍西娅的生日宴,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哈哈哈,千万别这么说,老朋友,快八年了,你一直都没变。”

    希什曼拿起一个盒子递给了威尼斯总督,说道:“我知道您的喜好,这是我从那些异教徒中买来的,从遥远东方运来的瓷器,您一定会喜欢的。”

    “噢!东方的瓷器。”

    威尼斯总督用惊讶到有些夸张的语气说道:“我的朋友,这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

    废话,不贵重小爷拿得出手吗?

    希什曼暗自腹诽着,这种破玩意儿也就你们稀罕了,小爷上大学的时候,一块钱一个杯子专门买来摔着玩。

    不过这个瓷器的存在,那说明即使太阳没了,东方的大天朝还健在啊,是个不错的消息,只是不知道小爷这辈子有没有空,往东方去一趟了。

    “哈哈哈,我的老朋友,别说这种见外的话,我们的友谊才是价值连城。”

    希什曼握着威尼斯总督的手说道:“七年前的恩惠,我可从来没有忘记呢。”

    “见外了,你这才是见外了。”

    威尼斯总督收起礼盒道:“朋友之间,就不要说什么恩惠的话了。”

    “哈哈哈,对,对,是我的不是。”

    希什曼说着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话,又对着热那亚总督说道:“总督大人,您的礼物可不在这里。”

    “啊?”

    热那亚总督脸色一变,虽然自己没有像威尼斯一样资助你成为伯爵,但好歹也是建立贸易协议那么多年了,这宴会自己也出了一半的钱,怎么这时候说这话是想翻脸啊?

    “哈哈哈,总督大人不要误会。”

    希什曼笑道:“您的礼物只是不适合拿进来而已,离开的时候,您大可牵走。”

    “牵走。”

    热那亚总督转怒为喜,知道希什曼送自己的是什么了。

    “没错,战马,上好的战马!”

    希什曼摸透了热那亚总督的喜好,笑道:“佩切涅格可汗,阔尔阔台的坐骑,总督大人,那马烈得很,您可注意别摔下来了哦,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一定小心,多谢伯爵大人了。”

    热那亚总督马上笑开了花,他本就是爱马之人,加之佩切涅格人可没少劫掠热那亚的陆上商队,这阔尔阔台的战马,是正搔到了热那亚总督的痒处。

    “那接下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