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笔生花 作品

88必发娱乐官网

    尹硕安排吃饭的地方是一家装修雅致的中餐馆,充分考虑到了许父许母这个年纪的喜好,包厢很安静,实在很适合见家长这类私密活动。</p>

    许父许母对这家餐馆自然十分满意,事实上从见到尹硕的人开始,满意度就直线上升。</p>

    许穆驰爸爸虽然在家事都听妻子的,可在外也是一家之主,十分和蔼地对尹硕说:“硕,你们平时在学校里伙食也不怎么样,今天不要客气,喜欢吃什么就点,叔叔阿姨给你们补补。”</p>

    尹硕客气回敬:“应该是我请叔叔阿姨才对。我什么都不挑,多点些叔叔阿姨还有穆驰爱吃的,她比较挑,所以太瘦。”</p>

    简直是满分回答。</p>

    此话一出,许父满脸满意,许母更是找到了共同声讨许穆驰的知己一般:“硕,你说的太对了。她从就挑食,还爱浪费,我为这事不知道生了多少回气!”</p>

    尹硕露出许穆驰甚少见到的中年父母都爱的乖巧笑容附和:“是呢,我也说过她好多次。她在食堂吃剩的都是我解决的。”</p>

    许母亦露出十分欣慰的笑容,仿佛不成器的女儿终于有了一个成器的女婿管着。</p>

    许穆驰只得干瞪着眼,虽然他们说的都是事实。</p>

    气氛始终保持一派和谐,许父一高兴,叫服务员上酒,让尹硕陪着喝点。这下许穆驰急了:“爸,中午你喝什么酒啊?下午不回去了?”</p>

    许父嗔怪:“这什么话?要不你也喝?在家里不都是你陪爸爸喝两口的。今天高兴,又是周五,我和你妈也没打算回去,喝一点有什么关系。”</p>

    许母也说:“就是,平时在家也没见你这样,是不是硕不方便,下午还有课吧?没关系的,你叔叔他自己想喝,也有分寸。”</p>

    尹硕连忙表态:“当然没有不方便,下午我也没课了,很乐意陪叔叔一起。”</p>

    许穆驰一个头两个大,一喝酒她爸妈铁定赶不回颂城,着急阻止,结果他们还真是有备而来,根本不打算回去。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求尹硕帮这一顿饭的忙。</p>

    酒上来后,许父的话也多了起来,自然而然就聊到关于许穆驰络上的谣传。许父有些生气:“我女儿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吗!这些个人简直可恶。还说你们分手,我就说我怎么没听她说分手,不管寒假还是暑假她回来就巴望着赶紧去学校。”</p>

    许穆驰不可察觉地变了脸色,尹硕很正常地看了看她:“上的流言不足以信,学校以后一定会澄清的。叔叔阿姨不用太担心。”</p>

    其实许穆驰爸妈没打招呼就过来,一是的确心疼女儿,二是也的确想看看女儿真实的感情状态,听到尹硕的话安心了不少。</p>

    许母卸下了担心,语气轻松:“是呢,你们好好的,学校里那么多双眼睛看不见啊?怎么会有人再去相信那些。有你在学校里照顾穆驰,我们也安心很多。”</p>

    许父笑:“你不知道你阿姨,差点想动用私人关系去查最初发布这则流言的址,想把别人人肉出来,要犯错误了都。”</p>

    许穆驰忘了她还有一个公安局的妈,对于保护女儿特别彪悍的妈。</p>

    许母瞪许父一眼:“我只是说说而已。”</p>

    尹硕又露出长辈都爱的笑容:“叔叔阿姨放心,流言终归是流言,不用管。这两天我和穆驰陪你们到颂城的一些地方逛逛吧。”</p>

    许穆驰一惊,她刚刚心里想好对策,找借口就说尹硕这个周末陪导师参加学术会议就行了,他倒好主动请缨也做出来了,这些人情该怎么还?</p>

    于是她试着挽回:“还是别了吧,你不是周六周日陪你导师还有活动吗?”</p>

    语气里斩钉截铁,眼神里充满暗示。</p>

    尹硕自然地喝了口水,微笑:“临时改了行程,所以就不冲突了。”</p>

    许穆驰无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只得认命,全桌除了她心里不同意以外,面上全都一致同意了两日□□程。</p>

    一顿饭接近尾声时,许父对尹硕说:“对了,以前一直听穆驰提起过你姨奶奶舒教授也在雅政大,她对穆驰很好,又很喜欢喝颂城黑茶,我们这次来也带了些特产,不知道方不方便拜访一下?”</p>

    许穆驰差点呛水。</p>

    尹硕不慌不忙,回答的四两拨千斤:“姨奶奶很喜欢穆驰。事先不知道您二位要来,她被请去做学术活动了,这两天都不住在校内。可能要下周再回来,要不我先和她联系一下,看看这两天有没有时间。”</p>

    许父忙摆手:“舒教授这么忙我们太打扰了。这次不凑巧下次我们再来拜访。你们把这些特产带给她老人家,难得她喜欢我们颂城的一些东西。”</p>

    许穆驰在心里为被灌了**阵的父亲默默叹息,“美色”当头,真是说什么都能让人深信不疑。</p>

    下午陪逛,晚上吃完饭,将许父许母两人安置好,两人一路朝学校走。先是短暂的沉默,然后便是许穆驰积攒了一天的话:“你今天能帮我陪我爸妈吃顿饭,我很感谢。其实后面两天你完全可以不必这样做,这样以后我只会更难解释。”</p>

    尹硕在月光下的脸多了些朦胧的阴影,显得更柔和。他微微勾唇:“俗话说做戏做全套,我自由发挥让你不满意了?”</p>

    这话怎么有些痞气?还是今晚和她爸酌了几杯,微醺了。</p>

    “我,我很满意。就是怕欠你太多人情。”</p>

    “满意就好,我不觉得欠就是不欠。”</p>

    那个之前的尹硕好像若隐若现地又回来了。闪舞小说网www可许穆驰脑海里闪现的却是舒黎知在医院手术那天尹硕的决绝,和他现在的影像相互重叠在一起,那些很近的瞬间又一下又被拉得很远。</p>

    她果真是很记仇的,尤其是尹硕一点点能够搅动她心弦的举动或者话语都能最后搭到那天、那时、那刻。这么看来,她倒宁愿他前段时间和她不停地抬杠,她这种左右不能释怀的念头还少些。</p>

    月光下,许穆驰叹了口气:“那就当不欠了。我自己回去吧,要不感觉又把你拉进这趟浑水里了。”</p>

    说罢她径自想走,却被尹硕一把拉住,许穆驰一惊,对上他深沉的,倔强的目光,感受那手臂上渐渐收紧的力量。</p>

    许穆驰没有动,也没有躲,她很想知道他要干什么。</p>

    这种动作持续了一会儿,尹硕骤然放开她,随即声音淹没在黑暗里:“蹚不蹚的有什么区别。”</p>

    许穆驰目送他离开,摸了摸手臂上还留有的感觉,体味这句话的意义,他说的也对,蹚不蹚的有什么区别,曾经他们如此瓜葛,以如今的情形,他注定也在这浑水里了。</p>

    周六按照尹硕的安排,带许父许母来到雅州著名的风景区游玩。经过昨天,许母完全就把“认定尹硕”四个写在脸上。她妈妈平时也不是这样外露的人,在单位工作更是一板一眼,唯独在对她“男朋友”这事上,特别反常,没有一丝遮掩地就把满意表现出来,好像有些需要端着的东西都没必要,和她原来悉心的教诲简直大相径庭。</p>

    周六游览的人比较多,尹硕事先买好票,规划合理,没排多久的队就进了风景区。许穆驰父母爱好登山,身手矫健,尹硕之前还放慢步伐,担心他们劳累,没想到两人体力很好,不一会儿还嫌弃许穆驰缺乏锻炼,许母又找到了一项同尹硕数落自家女儿的事项,聊得不亦乐乎。</p>

    爬到半山腰,许穆驰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毕思全,想着尹硕在,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便径直按掉了。</p>

    许母那敏锐的洞察力此刻凸显了出来,疑惑道:“谁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啊?”</p>

    许穆驰一愣,吞吐:“实习单位的同事,可能是说工作的事情,我晚上再回吧。”</p>

    许父微皱眉:“你在实习还这么横?这态度不对,赶紧回。”</p>

    许穆驰微微叹气,她爸把自己当下属呢,说自己横?</p>

    于是在父母的双重夹击下,许穆驰只得当着面给毕思全回了过去。</p>

    “刚怎么了?明天有时间吗,去管护基地看看王胡?”</p>

    毕思全在电话那头声音愉悦,约她去看